最近豆瓣上的一个话题,应感而写。 工厂往事 大概是六七年前的一个春节前夕,我还在上学的年龄,去了一个专门生产某金属模具的工厂打临死寒假工。 当时还未符合指定招聘年龄,但后来不知道哪里打听到了不需要真实的身份,只要报上去年龄到达就可以进去,于是我就找了我一个朋友,借用了他的身份证就进去了。 工厂比较严格,手机、火机、香烟 …

本来这篇日志是在十几天前就应该写的,由于太懒的原因一直拖到今天。 自从一月份离职后,放弃了稳定收入后,我就有一个多月时间在休息,期间都是在出宿舍里呆着废着。 过年了,总得回家了,回家后还有几天才正式过年,寻思着赚点钱,毕竟这些天少了很多收入。恰好我阿姨身子那个月不太好,我阿姨是个半农名,田园里的很多常菜可以拿去集市上贩 …

小学有一段时间被我妈咪监督,放学被迫去里我妈上班的衣裳店,店里的一个老板朋友兼裁缝跟我聊得挺Hi,于是他某一天提议帮我申请了一个QQ。 当时我不是很明白QQ是什么玩意,只是给了一张有账号、密码、密保问题的纸,没怎么理会,就把纸放到家里黑色的柜子里面。 后来也不知道哪里听到里一个小道消息,家里附近的一个徐其修凉茶铺竟然挂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