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与尼古丁

男人把它当作生活寄托良药,但很不幸,它终究是一剂能了却他生命的致命慢性毒药。

鄙人

曾有无数个奢望假如,假如抽烟不会致癌,抽烟不会致人死亡,然而现实却是如此的无情。

算是戒烟成功了,哪天开始的已经不记得了,大概有两个月了,没碰香烟了。正敲下这段文字的时,猛列的吸了一口气,这娴熟的如同往日抽烟的动作,一呼一吸,吞云吐雾。只不过那欲望已不再强烈,假如是昔日的我,必定只身前往便利店买包香烟点上。

尼古丁与神经的首次触碰,是一场入侵。男人摆脱尼古丁的依赖,是一次征服。

掰了掰手指头数了数,抽烟已经将近九个春秋,那时我还是个懵懂的少年,第一次抽烟入肺是在一个公园凉亭,几乎晕了我半分钟,自赢得那快感后,从此香烟遍与我但生活捆绑在一起,廉价到两元一包的雄狮,贵至六十多的软中华也抽过。曾半夜烟瘾来犯,跑到大街上拼命寻找便利店,找不到导致心痒难当,难以入眠。

我吸烟总是吸至十分之七便会扔弃,以至于朋友对此觉得有点浪费,深信越短烟毒越深的缘故,一般至此遍满足,以至于吸食得较快。连续吸两根出现得较少,一般是出现什么大事比较烦恼时刻,但也是屈指可数。或许这是身体器官的一种保护机制,频率密切将会出现干呕的感觉。

其实我亦痛恨它人抽烟,厌恶二手烟味,厌恶烟味吸附缠身,但即便是如此厌恶,也是一次次地想他妥协,男人总与尼古丁这玩意长期相爱相杀。

曾一度以为自己能真正驾驭掌控香烟,想抽就抽,不抽就不抽,但从此一发不可收拾,跟抽烟的人一起谈话的时候、无聊的时候、烦恼的时候、一筹莫展的时候,以至于一天能抽二十根烟,足足一包,出现喉咙疼痛也无法停歇。

“瘾”拆开便是隐,就好像魔鬼附身般,他就埋藏在你的身体每个角落,然而却找不到它,等时间一到,需要它的时候,它就突然对你展开猛烈攻势,无力不可招架地接受它。

等抽完一根就后悔,但说这是最后一包,然而时间一到,意志不受大脑控制,意志薄弱地被它击倒,思也想慢慢地被它的蚕食,脑海浮现出那些抽了四五十年烟的老头子依旧建在的画面,一次又一次地欺骗自己,一复一日地碰上它依赖它。

皮肤变得差了,呼吸变得差了,精神变得差了,生命比别人短了。

将近人生的一个十年,不经让我想起了“刘醒黎耀祥”说的那句台词“人生有几个十年,最紧要活得痛快”。是的,抽烟固然迎得一时口腹之欲痛快,但却不知道有没有机会活到下一个十年的开始,真是一次风险豪赌。

为了是对自己负责,或是对家人的不必要担忧。

如今,算是暂时摆脱尼古丁,期间靠的是吃饱喝足大量喝水,即便是烟瘾消退,没有了它懊恼之时顿时觉得很是空虚,曾经的感觉与那舞手的动作也存在着记忆里,时不时浮现眼前。

这真是一场经久的考验。

珍惜生命,远离香烟这磨人玩意。

交流,但不求共鸣

  1. 什么情况,留言验证码未通过?


    我吸烟只吸三分之一就想扔了,想吸的时候迫不及待,吸入一两口就已足够,也只抽爆珠,现在我也戒了。


  2. 我一般吸三分之一我就想扔了,就只想吸一口,并不想吸一支

留言

验证码加载中....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