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年前寒假工工厂经历

最近豆瓣上的一个话题,应感而写。

工厂往事

大概是六七年前的一个春节前夕,我还在上学的年龄,去了一个专门生产某金属模具的工厂打临死寒假工。

当时还未符合指定招聘年龄,但后来不知道哪里打听到了不需要真实的身份,只要报上去年龄到达就可以进去,于是我就找了我一个朋友,借用了他的身份证就进去了。

工厂比较严格,手机、火机、香烟,这种带通信,摄像、火种这些都不允许带进,每天进出都要过安检,很严格,导致了这里的保安总有一种飞扬跋扈的感觉。

上了两天班,我他妈的就被换成了夜班,惨兮!晚上八点上班,十二点休息一个小时,直到凌晨四点再休息半一个小时,一天了上十个小时的班。

我的工作干起来比较傻逼,就是用人工手动式用合格模型检测机车制作出来的模型是否符合规格,说白了就像是玩乐高玩具的安进去再拿出来,挑到到合格区域。一天的量非常的多,一盘小料子大概一两万个,一天我得挑几盘。

这里面充满了各种外地人,印象最深的是有个小哥穿了一双类似女人的长靴,惊呆了我。我被分配到桌子的一边,坐我旁边的是个一个四五十岁的大妈,对面也是大妈,仿佛周围都是大妈围着我。大妈们已经在这干了好几年,大妈人挺好,上班经常带零食给我们吃,而且做得的慢还给帮忙分担工作任务。

过年走了好多人,才放了五天的假,我就去上班了,妈的,一回来就因为某个流程的人没在,我和另外的一个小伙被车间老大被分配干别的任务,这个任务真辛苦,负责几十个机子,机子还忒容易卡壳,一卡壳就自动报警红灯,我的任务就是把把卡壳的固件跳出来让机子恢复正常运作,而且这个工作没有椅子做,每几十秒机子就卡壳一次,一晚上都是跑去恢复机子正常或站着。

有一天早上还忒他妈倒霉,下班去提自行车时发现自行车被人偷了,自行车还是我跟我以前的初中同学借来的,气得我当时咬牙切齿,最后还赔了三百块钱给我同学,害得我每天上下班都得走一个小时。

每天凌晨的夜里,工厂的外面路灯下都有一些小贩再那摆摊,一下班就布满了人光顾,我比较喜欢光顾卖炒饭的那个摊主,不为别的,便宜,才卖三块钱一盒炒饭。

对面的小便利店里的老板特别会做生意,知道厂里不能带烟进去的规则,于是将烟拆散一根一根的卖,方便厂里的工人去少量购买,每次进去买饮料都发现很多人会去买,然后站在门口外抽,灯光下的烟雾仿佛充满了他们对人生,前途的无奈。

就这样在那呆了一个多月,周末没休息过一天,加上伙食补贴赚了接近四千多块零花钱。

最后一天早上下班,合同到期,踏出大门那刻起,我心里想,决定以后不再进工厂干流水线的工作,意识只会停留在厂区周围那个范围,意志会磨灭,最后只会目光短浅,如果你的思维及能力没及时改变,那么生活一待就是一辈子的事,将被未来的时代所淘汰。

相关帖子

一次年前摆地摊经历与感悟

本来这篇日志是在十几天前就应该写的,由于太懒的原因一直拖到今天。 自从一月份离职后,放弃了稳定收入后,我就有一个多月时间在休息,期间都是在出宿舍里呆着废着。 过年了,总得回家了,回家后还有几天才正式过年,寻思着赚点钱,毕竟这些天少了很多收入。恰好我阿姨身子那个月不太好,我阿姨是个半农名,田园里的很多常菜可以拿去集市上贩 …

QQ, 一个陪伴我青春的时代

小学有一段时间被我妈咪监督,放学被迫去里我妈上班的衣裳店,店里的一个老板朋友兼裁缝跟我聊得挺Hi,于是他某一天提议帮我申请了一个QQ。 当时我不是很明白QQ是什么玩意,只是给了一张有账号、密码、密保问题的纸,没怎么理会,就把纸放到家里黑色的柜子里面。 后来也不知道哪里听到里一个小道消息,家里附近的一个徐其修凉茶铺竟然挂 …
交流,但不求共鸣
  1. 要做一件自己喜欢的事情,要找一份自己喜欢的工作。

  2. 一直在跳从未放弃!

  3. 每个人都想跳出“贫穷怪圈”,可是深陷其中的时候,真是不容易跳出来啊!

  4. 温水煮青蛙。

留言

验证码加载中....

BACK TO TOP